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比特财富网-区块链-比特币-以太坊-莱特币
查看: 156|回复: 6

一支空气币军团的崛起与毁灭:连发4币吸金10亿 毁于熊市...

[复制链接]

27

主题

39

帖子

162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62
发表于 2018-3-25 21:00: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3月初,ICO迎来熊市,数字货币SAY破发,多支投资人维权队伍举起大旗,矛头指向项目的实际负责人石一。

在这些投资人看来,石一就是该币的幕后庄家,涉嫌操纵数字货币,圈钱欺诈。且在此之前,其已经通过OCNCNNDATx三个数字币吸金超10亿。
数支维权队伍中,包含知名不知名的创业者、投资人。

比如,曾经耳熟能详的98后创业者——前神奇百货创始人王凯歆。3月21日,王凯歆频发朋友圈,悉数揭露石一“骗局”。

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队伍中竟还包含石一的发币盟友孙高峰、陈恩永——他们都曾是SAY的主创。而今,他们既是施害者,也是受害者。

孙高峰,93后,参与发币前曾是石一的股权投资人(oBike)。
陈恩永,81后,参与发币前曾是石一旗下孵化公司的CEO
石一,89后,多家公司创始人,参与ICO之前,其为共享单车oBike的创始人。
参与ICO之前(SAY),他们三人为众,是好友,是同事;参与ICO之后,昔日盟友,反目成仇。或因分赃不均,或因志向不一,有的赔尽血本,有的信誉危机。

币圈多少后来者,本是优秀的创业者,或是优质的投资人,参与ICO后,变成疯狂的币圈信徒,变成众人讨伐的庄家。

币圈创富神话若是常态,谁创业?谁投资?行业自有定针,是泡沫,它必破。
声明:本文出现的人物均为真实姓名。原本已考虑部分采访对象匿名,但了解事物全貌后,公平起见,全部采用实名。一切为了读者,一切为了客观,一切为了真实。文中素材均来自采访,有录音备份,铅笔道不站任何立场,仅供读者参考。
创富神话:6天募资4亿  5个月吸金10亿
石一,连续创业者,尝试ICO之前,其负责的项目oBike因资金问题已是风雨飘摇。ICO让他募资了数亿,瞬间起死回生。然而,其事后的作为却反招致了投资人的不满。据称,募资后的石一并未将钱用于业务,反而心态变样,割起投资人的韭菜。
“我2017年最伟大的事情是发现ICO是台印钞机,一个项目赚几个亿,还不用交税。”听完oBike员工转述这句话后,在投资人孙高峰的脑海中浮现出一幅画面:去年OBike的公司年会上,他曾投资的项目创始人石一风光无二。

而这份风光,只属于石一和他操盘的数字货币OCN,oBike只是OCN通过ICO收割韭菜的一副漂亮皮囊。

新加坡共享单车品牌oBike成立于2017年2月,半年后在媒体发声获得4500万美元B轮融资。同所有在共享经济风口中的共享单车一样,2017年年底的日子并不好过。“融资烧得差不多了,又没有新融资进来,团队想通过发币募资。” 孙高峰表示,最初对oBike发币并没有太多期待,与其等着给项目收尸,不如任其折腾。
1.jpg

石一称,所有共享单车公司现在资金都很紧张,oBike一直在努力融资。

在神奇的币圈,反转来得出乎意料。

据孙高峰向铅笔道透露,1月25日,OCN首先登录Gate.IO,随后陆续登录Huobi Pro(火币网)、Bit-Z、Kucoin、 Bjex和Cobinhood五个交易所,六天之内便募集了50000个ETH(当时每个ETH约8000元),即4亿人民币。

OCN一时间成为币圈升起的冉冉新星,孙高峰称其背后有高人杜均指点,一个身兼承销商、证券媒体以及坐市商等多重角色,并且亲历亲为砸盘护盘的“超级庄家”。此外,OCN的顾问团里也不乏币圈老手,如波场创始人孙宇晨。

2.jpg

至于幕后导师杜均,石一坦言,俩人是今年1月份才相识的朋友,从未见过面。不过,杜均确实是OCN、CNN的投资人。

OCN赶上了币圈的牛市,用孙高峰的话说,那时韭菜好割,割得很凶。钱包里ETH数字飙升的同时,欲望也在无限膨胀。石一把OCN从oBike剥离出来,而自己却卷走了3~5万个ETH。随后,再把ETH抛给炒币者,炒币者以法币支付,如此一遭,便成功把一团空气变成了真金白银。

3.jpg
从左到右依次为孙高峰给出的石一的钱包地址,他称在OCN私募5万ETH,石一私下转移了4万个。

币圈有个默认规则,发币不稀释股权,无需股东会决议,均由创始团队支配。这令孙高峰感觉不平,“50000个ETH,一分钱没用到oBike业务上,1000多万给了火币,一些(几千万元)变成了人民币进入自己的口袋。石一尝到甜头,业务也不做了,还想把oBike卖了,公司现在群龙无首,其他人都在混”。

孙高峰也丝毫不掩饰内心更深的感触:眼红。更让他气愤的是,石一割韭菜手法无情之处,居然连自己的股权投资人(孙高峰)都没放过。

“我是在二级市场买币进入的,并没有在私募阶段进入。”总之,他不仅没有跟着石一吃到肉,连汤都没喝到。“石一直接割投资人韭菜,我买了几千个ETH,他自己狂砸盘(指卖家不计成本地抛售导致币价下跌),都在亏,就他赚。”

“石一再也不是那个石一,堪称国内TOP5的超级庄家。”对于孙高峰眼中描述的自己,石一对铅笔道回应:胡编乱造,故意抹黑,我百分之一万没说过那些话(如ICO是印钞机),没做过那些事(如割韭菜)。

双方各执一词。铅笔道通过多方线索发现,从去年11月至今年3月,仅5个月时间,与石一有关联的数字货币有四种,分别为OCN、CNN、DATx、SAY,涉及募资金额约为20万个ETH,以现有的ETH(3640元/个)价格计算,折合人民币7.28亿元。
事实上,据一位接近石一的知情人士透露,“石一在ICO捞的钱远不止这个数,OCN是其最赚钱的项目,它已在9个交易所流通,行业好的话,差不多每天能收割几百至几千不等的ETH。”铅笔道综合预估,涉及总金额超过10亿元人民币。

而在孙高峰眼里,石一就是这四个币背后的实际操纵人+受益者,前三个项目团队完全在上海,只是在新加坡随意设立了个海外基金,找了位外国朋友挂名公司CEO。

一位在石一公司上海总部工作的人员向铅笔道透露:“在嘉善路508号尚街loft 1幢318号,操作OCN、DATx两个项目的实为一个团队,最初几个人,如今约十几人,其日常运营的负责人是位90后姑娘,而非白皮书中所写的外籍人士。”

四个数字货币撬动7.28亿资金,这五个月比石一创业9年来的故事更加波澜壮阔。只是石一拒不承认,自己就是故事中的那位主角。
4.jpg
公开资料显示,石一的主要身份为DotC United Group的创始人&CEO。其本人和公司投资、孵化公司70~80家,累计投资VC、PE约十几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7

主题

39

帖子

162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62
 楼主| 发表于 2018-3-25 21:08: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2100万 于 2018-3-25 21:14 编辑

他解释称自己并非四个币的直接发起方,而是股权投资者,或是战略投资方,从未参与发币。

据石一向铅笔道透露,oBike目前并不是其主业,他任职董事长,但参与日常运营不多,只是参与战略上的决策,辅助团队做此项目。
5.jpg

石一出示的Odyssey Protocol Foundation中的介绍

OCN也并非他本人或oBike团队发起,其独立发币主体为Odyssey,和oBike是合作关系。OCN背后团队一部分在新加坡,一部分在国内,完全没有oBike挂职的人。在石一出示的名为Odyssey Protocol Foundation(框架协议)文件中显示,其实际控制人为Ang Irene,新加坡公民。

根据公开资料,Odyssey定位于基于共享经济的区块链基金机构,与oBike是战略合作关系。石一表示,Ang Irene现在已是新加坡人,二人没有其他关系,由于是合作伙伴,OCN团队赠送了一些币,但本人和团队均未套现。至于送币的具体数额,石一表示并不方便透露。

6.jpg

这一说法与公开资料透露的信息相悖。据数字货币行业大数据平台“非小号”介绍,OCN的发币主体Odyssey是东南亚和欧洲最大的共享单车oBike创始团队发起的基于共享经济的区块链项目。

孙高峰则向铅笔道出具一份Odyssey token Sale的白皮书(即OCN白皮书),在Team介绍一栏,出现的首个名字便是石一,其次为Justin Sun,即波场孙宇晨。二人的Title的皆为首席顾问——而最令人扑朔迷离之处也在于此。
7.jpg
Odyssey token Sale显示,Odyssey 团队只有2位首席顾问和6位普通顾问


整个白皮书没有创始人,没有联合创始人,没有CEO,没有各种VP,没有任何执行团队,有的只是一堆顾问,除去2位首席顾问以外,其余还有6位“普通顾问”。

这种情况下,石一究竟是不是Odyssey的实际操纵者,谁都无法言说了。

对于石一本人而言,他自是奉行否认的说法。在其Twitter页面,最新的推文虽多与OCN相关,但自我介绍的头衔依然显示为Odyssey OCN首席顾问。

而在孙高峰眼里,石一就是背后的大庄家,答案毋庸置疑。失去了这一前提,接下来的精彩故事更无从开始:通过OCN的历练,石一通过复制的模式来做ICO发币,OCN之后,相继发行CNN、DATx、SAY。

“越复制越专业,在股东不知情的情况下拉去为其品牌背书,白皮书基本瞎编,半毛钱都实现不了。就是看着阵容强大,好割韭菜。”
韭菜万能屠宰法:连发三币 两周一期
在投资人眼中,石一的循环作战手法已经炉火纯青,发币、割韭菜、再发币、再割韭菜……第一个币发完之后,在3个月的时间里,石一以相同的套路连发三币。

OCN的吸金手法在第二个项目CNN上身成功被验证。

3月2日, CNN以26144350票登陆HADAX,号称要打造新加坡区块链内容生态系统,其合作方为NewsDog与DATx。
8.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7

主题

39

帖子

162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62
 楼主| 发表于 2018-3-25 21:15: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2100万 于 2018-3-25 21:19 编辑

经梳理后发现,NewsDog这家公司与石一本人关系并不一般。它定位为印度版今日头条,创始人为Forrest Chen(陈彧堃)。据媒体报道,早在2015年,石一的主业公司DotC United Group(移动业务出海平台)曾向其投资400万美元。石一向铅笔道透露,他与陈彧堃为朋友关系。

9.jpg
CNN白皮书显示,项目实际人为Forrest Chen(陈彧堃),即NewsDog创始人。

作为第三个与石一有所牵连的数字货币——DATx,二者关系依然密切。DATx号称全球数字广告第一链,白皮书介绍中,其实际控制人为荷兰人Ralph Sas,与石一无任何瓜葛。其实不然,Ralph Sas实际为Avazu的CEO,而后者为DotC United Group的子公司。

10.jpg
DATx白皮书显示,项目实际负责人为荷兰人Ralph Sas,也是石一子公司Avazu的CEO。

简而言之,DATx的实际控制人为石一的员工。

在CNN登陆交易所5天后,DATx登陆HitBtc交易所。在此之前,纳斯达克大屏上播放着DATx的广告。DATx发行总量100亿枚,首次发售以1068倍超额认购超预期完成,累计筹集50000个ETH(折合人民币约2.46亿元)。

对于DATx,石一同样拒绝承认是背后操纵者+实际受益者,只有股东或合作关系,只是持有DATx和CNN送的币,并且没有变现。

但在孙高峰眼中,已经无法阻挡石一的成熟镰刀手印象了。他认为,石一经过一次次实战,无论熊市牛市,只要吃瓜的韭菜够多,割韭菜的套路在诸多空气币中屡试不爽,如同切肉讲究刀法一样,讲究技巧。

孙高峰依据自己掌握的信息,向铅笔道介绍起石一的作战技法。

第一步:准备一份包装精美的白皮书。

1、拉投资机构背书。传统知名股权投资机构加上新晋的区块链投资机构是最好的背书组合。一个不失为两全其美的做法为,直接移植股权投资项目的投资方至ICO项目——这种做法不能说有多完美,至少不算太错。

DATx的白皮书提供了一个范本,他的投资机构中既有量子基金、BLOCKVC等新晋机构,也有光速中国、创世资本、晨兴资本等传统股权VC。

11.jpg
在DATx的白皮书中,合作伙伴Avazu的股权投资方也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为项目站台。

实际上, BAI和晨兴资本均向铅笔道表示,自己完全没有投资DATx,只不过投资了石一此前的创业项目DotC United Group(股权投资)。此外,创世资本、天神互娱、成为资本、光速中国、创世资本多属此类。

DATx的真正(数字货币)投资方仅有6家:QTUM FOUNDTION、BLOCK VC、VISIONPLUS CAPITAL、GAME.COM、ALEFE BLOCKCHAIN、ALPHACOIN FOUND。

石一也承认DATx此前的白皮书表达不规范,将合作方Avazu(即DotC United Group)的股权投资机构和货币投资机构放在了一起,昨日已在DATx官网修正。

ICO白皮书中,投资机构在不知情的前提下“被站台”的情况屡见不鲜。一位业界资深人士向铅笔道表示:“大佬或机构愿意站台就送币,不愿意站台就直接写。”

2、项目顾问要看起来专业——最好是老外,再懂些区块链技术,亦或是币圈扑克牌上的大佬。

3、网站等门面工作追求高大上。项目官网最好是英文,给人一种靠谱的感觉,右上角再写上: 某某币没有第三方销售机构,任何买家都必须要走官方严格的KYC程序,不支持此类活动的国家,比如中国、美国等,用户在本国买不到某某币,只能找代投。

应用后,投资人常常中招。在某数字货币的维权群里,一位个人投资者表示,自己是盲投,没事会搜集热度,投着玩,感觉这个项目从支付、ICO流程规范性和项目评分上都靠谱就投了,买了才发现是个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7

主题

39

帖子

162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62
 楼主| 发表于 2018-3-25 21:20:0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2100万 于 2018-3-25 21:22 编辑

第二步、私募,资金弹药才是核心。

据孙高峰向铅笔道透露,石一的做法是怂恿自己之前项目的股权投资方入局,然后利用投资人的人脉关系迅速募资。“OCN圈钱的时候市场好,后来不行了,外面的韭菜不好割,他又不想自己掏钱,骗股权投资人可以赚钱,所以想让股权投资人拉起来造势。”

谁先完成私募,谁就可以先交钱给交易所完成ICO,按下割韭菜的加速键。

“抓紧募资,现在币安要6000万元,火币2000万元,搞不定就玩不动,最好现在搞定2万ETH。”在孙高峰出示的聊天记录中,石一的话语中满是焦虑。

交易所俨然一个赌场,上币的费用也随之水涨船高。HADAX推出了投票机制,而投票需要消耗交易所自己的“币”,一张票消耗0.1HT。以CNN为例,它以第四名的身份登陆HADAX,有26144350票支持,按照当日EHT价格计算,总价为39,216,525元人民币。任何一张投票不是凭空而来。据一本区块链报道,要想上交易所,至少需要准备3000万以上的资金去刷票,才有可能争取到上币的机会。

第三步、媒体社群操作舆论。

顺利登陆交易所后,韭菜不会从天而降,因此需要媒体助力。国内币圈媒体挨个打点,发布完成私募的公告。打点需要多少钱?币圈媒体从来都是雁过拔毛,能拔多少是多少。对于此环节,铅笔道曾做过详细报道,详情见《区块链惊现天价软文:点击200要价10万恪守27年的新闻职业道德塌了》。

12.jpg
一位做过ICO的创业者向铅笔道提供了币圈媒体的报价:10万块一条龙服务。他称,像金色财经等头部币圈媒体,发软文要价更黑。

第四步、庄家收割。

白天,韭菜大军疯狂涌入的时候,庄家开始行动。据孙高峰分析,石一往往在白天币价最高的时候砸盘。

孙高峰回忆,今年1月,他曾去过石一所在上海的公司,亲眼所见一位技术员从石一手中接过5000万个OCN,随后见他从0.2元/个OCN开始砸盘,通过上百次分批抛售砸盘,将价格从2毛压到1毛5,转手便割了3500个ETH。

砸盘也讲究技巧。“砸一点儿,用户回来一点,再砸一点,用户再回来一点。在砸的时候顺便把价格卖高,”孙高峰表示。

砸盘过后,庄家暂时收网。这时候,币圈媒体再一次上场,替项目方发声表示该项目被市场低估。

夜里,庄家扯开拉盘大幕。原本的币价被拉低,技术员再通过500个ETH将OCN拉回原价。“他(技术员)还很自豪的表示,今天利润是3000个ETH,”据孙高峰回忆。

躁动的夜晚过后,大盘再次迎来小高潮。第二天早上,韭菜醒来看到币价又长了,便会发现庄家之前说的10倍币不是骗人的,之后便会懊恼为什么不在昨天低价时买入呢?如此,韭菜便会再次入坑。

就这样,庄家自己做市值管理,给了韭菜市值流动的假象。但是实际上,业内人士表示,整个币圈如今是大熊市,没什么交易量,都是庄家自己玩。而一本区块链也曾表示,项目只有保持市场的知名度和热度,才会有炒币者不停入场。

一黑一白之间,砸盘拉盘交替,就有了3000个ETH的利差,而这就是项目方获得的净利润。

13.jpg
庄家割韭菜,就像看着韭菜的底牌操作,很小概率会输。

在这场实力悬殊的博弈中,韭菜在明处,庄家在暗处。韭菜的底牌在庄家眼中是亮牌,而庄家的牌却隐藏不可见。用孙高峰的话讲,“这就好比几个人斗地主,庄家看着你的底牌玩,怎么可能输,韭菜怎么可能赢”。

孙高峰眼中,石一的循环作战手法已经炉火纯青,发币、割韭菜、再发币、再割韭菜……孵化1个项目只需1~2周,交3000~5000万元给交易所,发完币立马市值5个亿,简直是暴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7

主题

39

帖子

162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62
 楼主| 发表于 2018-3-25 21:23:1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2100万 于 2018-3-25 21:32 编辑

熊市破发:新人入场 联盟破裂

石一的创富能力吸引了众多利益跟随者,包含老部下陈恩永,以及此前曾不满的投资人孙高峰。开局三人成众,本想跟着赚一把,没想到的是新币遭遇熊市,联盟利益破裂,团队分崩离析。

如若不是第四个项目SAY,想必这个创富故事并不会就此结束。SAY一出现,整个故事发生了180度大转折,代币破发,韭菜维权,团队破裂……有了SAY,才有了铅笔道此文所述的所有故事。

14.jpg
CEO陈恩永称,Spherepay产品研发一年时间,目前还处于技术投入阶段。

与前三个币一样,SAY与石一有着脱不开的关系,且被后者绝对控股。其发币实体为Spherepay,定位为东南亚的支付宝。该公司由石一的公司DotC United Group孵化而来,投资150万美金,占股54%,项目CEO陈恩永占股46%。

与前三个币不同的是,之前一直作为旁观者的孙高峰此次成了直接参与人。而陈恩永也成为了此次事件的新主角。

据二人提供的聊天记录显示,今年1月,在石一的推动与提议下,计划以Spherepay的名义发行新币(SAY),并要求一周之内写出白皮书。

15.jpg
图1、2、3为石一与陈恩永的对话,石要求孙三天之内写出白皮书;图4为石一与孙高峰的对话,石劝其把项目合并过来先一起搞(SAY)。

据微信群的聊天记录显示,2月5日,陈恩永给出了SpherePay ICO分配方案:其中石一54%,孙高峰23%,陈恩永23%。

16.jpg
初期,三人团队制定的SAY ICO分配方案。

此次ICO众筹计划募资50000ETH(共计40亿SAY),石一负责打通交易所,陈恩永全盘负责公司日常运营事务,孙高峰负责募资,资金将全部用于Spherepay公司业务发展。

17.jpg
SAY最初的白皮书中负责人为Joseph Chen(陈恩永),后更改为了新加坡人LIU JUNFENG(原团队的COO,并不占ICO份额)。在SAY项目中,实际主导的三人(石一、陈恩永、孙高峰),只有陈恩永出现在了白皮书中,且未写中文名及国籍,另外二人并无踪影。由此可判断,此前其他项目白皮书的可信度有多高,实际控制人究竟是否如书面所写?

然而让人意外的是,谁都没有预料最后的结局:SAY项目之前,三人既是伙伴又是同事;SAY清退之后,三人反目成仇。

美好的往往是开局。彼时,石一还是孙高峰口中“改变世界的男人”。看的出来,三人皆处于兴奋状态,孙高峰甚至忍不住发出来一句口号:干掉波场,干掉孙宇晨。

18.jpg
SAY发币前,三人是紧密的利益共同体。

几个人在群里的交流快速高效:不时有人扔出新加坡联合早报关于SAY的报道,石一在群里说着各种建议,“其他国家媒体也要搞一搞”、“网站搞一搞,现在很多人说这个项目是骗子”。

2月7日,SAY正式开启私募,团队的目标是5万个ETH。孙高峰说道:“私募我搞定2万个ETH,后面上交易所把市场搞好,我们一定有超过一半的散户。” 他的期望是一个SAY发行价1美元。

期间,孙高峰把SAY的白皮书发给了梅花天使吴世春、昆仑万维周亚辉等人,并附带业务介绍,称该项目(Spherepay)致力于将数字货币带入人们的生活,用数字货币可以衣食住行,把数字货币存在项目中还可以有利息。最后,询问X总是否对这个项目感兴趣。

随着私募的投资人一个个进群, “SAY即将上交易所,最后一点折扣要的找陈恩永”,这条消息在群里不断重复。

19.jpg
陈乡长在SAY社群中,既负责部分募资、代投,又为团队提供媒体、社群资源。

早期加入SAY讨论群的人,更多是拥有资源的币圈老手,大多充当代投的角色。比如陈乡长,他不仅是区块链媒体“鸵鸟区块链”的创始人,还在群里为SAY的募资出了不少力。根据聊天记录,铅笔道记者发现,如此一批人利用资源建立SAY的投资社区不断圈人。

出钱、出媒体、出人脉… …SAY发币之前,这些人聚集在一个小小的微信群,是一个巨大利益的共同体。

这种打了鸡血的“共同奋斗”氛围在3月9日之后不复存在——SAY撞上了大熊市。熊市到来,数字货币价格急转直下。

上线当日,SAY便全面崩盘,跌破私募价格,这支组建不到2个月的团队也开始走向分裂——3月12日,交易所发出声明:本着对用户负责的态度,应项目方的主动要求,SAY已被暂停充提和交易功能。

对此,石一表示,是自己和团队商议选择了清退(买了多少以太坊就退多少)。在SAY上币之前,他心里就打了退堂鼓,一是熊市的行情下不希望投资人们跟着亏钱,二是发现SAY的团队内部比较混乱,后面的利益方不干净,“有黑社会背景的人都进来了”。

20.jpg
3月11日,孙高峰在SAY的社群中要求石一、陈恩永(Joseph)退币。

而退币前一日凌晨1点,孙高峰已经在群里要求退币。近3个小时后陈恩永回应。退币没有问题,本来就不接受中国人的投资,但两个事情需要提前明确:1、当初孙高峰承诺协助基金会募资从而取得了盘子13.8%的免费份额,鉴于现在需要执行退币,故这部分免费份额需要退换给基金会,这也是本次群内退币的先决条件。2、在满足所有条件1的情形下,所有退币行为需在3月11日下午2点前完成,之后不再做处理。另,基金会从来没有承诺过保本保收益。

21.jpg
孙高峰晒出个人人身安排受到威胁后,石一作出回应,自己并不是SAY项目的实际控制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7

主题

39

帖子

162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62
 楼主| 发表于 2018-3-25 21:33:0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2100万 于 2018-3-25 21:42 编辑

个中情节已无法还原,直至次日凌晨1点孙高峰在群里发出这样一条消息:现在因影响别人利益,本人人身安危受到威胁,如果我不幸出现了意外,希望群里能有人出来替我打抱不平。

至于SAY内部究竟发生了什么分歧,或许当事人都无法确切描述——以至于铅笔道记者得到了三种答案。

石一回应:“自己打算退币,陈恩永和孙高峰还想继续做,所以威胁他不要退。”孙高峰认为,自己只是SAY的投资人,是被石一拉着才投了SAY,如今币被清了,属于被坑的一方。但据一位接近SAY团队的知名人士称,背后的主要原因为“内部分赃不均,石一和孙高峰积怨比较深”。

但谁都无法否认一点——曾经SAY的核心三人,关系已全面破裂。孙高峰向石一索要6000个ETH赔偿;同期,陈恩永向石一提出离职请求。

从SAY的诞生到幻灭,无一人是赢家。

22.jpg
陈恩永称,在退完大部分私募大头的ETH后,将基金会剩余资金(ETH、BTC、美金等)都交给了石一本人。

石一称,该项目已让自己亏损240~300万美金,包括150万美金股权投资、退币费、团队运营成本、交易所上币费。其中150万美金是真金白银,其它都是以太坊。“用户找我们退,基金会没钱了,我个人拿钱补。”

孙高峰则称损失了1000万元——投进去2000万变成了1000万。陈恩永则在微信中叫冤,“自己要去讨生活,饭碗都没了。”

SAY退币,不仅幻灭了他们的造富梦,还让他们赔进了巨大血本。
全面败局:无一胜者

团队内部方面,石一中止项目的决策,引得利益跟随者“造反”——与预期相差太远,造富不成,赔尽血本。团队外部而言,新币破发,投资人利益受损,纷纷举起维权大旗。闹剧如何收场?

3月22日,投资人掀起一场关于SAY退币的维权。参与者包括一些耳熟能详的创业者,除去孙高峰外,还有原神奇百货创始人王凯歆(孙高峰募资时发展的下线)


石一提供的视频资料显示,王凯歆在与SAY客服人员沟通过程中,要求支付额外的赔偿,才可删除相关的言论和朋友圈。

针对维权事件,石一称SAY共募集的9200个ETH已经成功推掉8000个左右。只要是通过公司合约地址购买的投资人,买了多少ETH退多少ETH。“在维权群里,到底有多少人在真的维权,多少是水军,他们统计的表格,加起来也就一两百个ETH,退币至少要给24小时处理时间。”石一补充,随时欢迎退币,自己身价不低(是上市公司大股东),不会为了这点钱搭上自己多年名声。

石一表示,孙高峰投资的3200EHT已悉数退完,但由于彼时ETH价格已大幅下跌,即便全部退币,照样亏损了以太坊的差额(孙高峰称损失了1000万)。“但行规就是你投以太坊就退你以太坊,投人民币就退给你人民币,我们不可能承担以太坊的损益,”石一补充道。

3月22日晚间,王凯歆向铅笔道表示,自己一共买了120个左右的币,当晚已经退还61个。

23.jpg
在SAY的维权群中,集体对石一进行炮轰。

即便如此,维权群里依然有一些自称“至今未被退币”的投资人,在扒出石一这位“庄家”后,情绪愈发愤怒。

有投资者表示,要去石一所在的公司拉横幅(称已找到了地址)。还有人建议找私家侦探找到石一家的住址;另有人表示:这帮人国家抓起来迅雷不及掩耳!他迟早都会被抓进去!

24.jpg
石一向铅笔道提供了其住所的监控录像。

如此举动的威胁,已经在现实中出现。3月20日晚23:45左右,石一称有位不相识的黑衣男子直接来家里狂敲门。“当时家里恰好有位朋友在,认出是许力天(Borix,曾负责为SAY做市)、司柯二人派来的黑社会。”“本来这周六老婆孩子就要从国外回来,现在也不能回。”

石一分析,他们的目的是发行新币——SPH(基于Spherepay项目基础上)。“如今是许力天、司柯、陈恩永三人同穿一条裤子,相当于没花钱直接把项目拿去了,在交易所的壳也比较值钱。”

不得不说许力天、司柯二人的出现,对公司未来的走向产生了关键性影响。Spherepay团队再发新币,许力天、司柯是背后推动者;石一表示不反对发行新币,SAY也可以给他们。“但是要更换名字,不能用我们的品牌和名字在外面骗钱。”

但在陈恩永看来,石一口中的“给他们”并不是无偿,而是狮子大口。陈恩永曾提出用资金赎回石一在Spherepay的股权,但是被扼杀在石一喊出的高价中。“1000万美元。”

这让陈恩永彻底对石一失去了信心。据他称,石一每次ICO成功后,都会再无心创业,对原有项目态度松懈。“石一此前利用oBike发币,自己赚了钱不管团队死活;现在又想利用我的项目Spherepay,我带着团队做了一年技术研发,不想像oBike一样死在他手里。”

由此,所有权争夺战开始了。一方面,陈恩永与新搭档许力天、司柯组建了新团队——发行新币SPH,而这种行为在石一看来与抢劫无异。陈恩永表示,自己只想为团队找一条活路,“这次把发币的权利交给司柯团队,我还是带着团队做技术”。

3月20日,司柯团队将新币SPH推向了交易所(cointiger),并提出了SAY的补偿方案,项目方将采用新的代币代替原有的SAY,并对通过ICO和交易所途径购买的用户进行1SAY=1SPH的赔付。“SPH相当于是SAY的分叉项目,拿到了免费的上市资源(抢过来的),”石一解释道,“他们直接把交易所的壳拿过去搞空气币,所以在交易所恢复交易了。”

对于SPH这个新生事物,双方继续结生出错综复杂的利益关系。

3月22日下午,SAY项目方(Spherepay)发言人澄清,大致意思为:项目方已与石一先生发生重大分歧,项目会继续进行(发行SPH),原有SAY私募投资人需要进行退币,请直接与石一先生联系。

对于突然冒出来的公告,石一在朋友圈回应,极力撇清SPH与SPY的关系:
25.jpg
值得注意的是,在石一22日、23日给出的两份声明中,关于Spherepay项目与DotC United Group之间的关系说法略有不同。陈恩永、孙高峰等人表示OPG只是个壳,而且属于Dotc。

面对接踵而至的声明公告,SAY、SPH的投资人都难辨真假。事实是,新旧两支团队分别掌握着Spherepay的网站账号和外网社交账号(Facebook、Twitter),同时在彼此攻击。

26.jpg
石一拥有公司之前的Facebook账号(198,830用户),司柯团队注册了新的账号(12位用户)。

当前最大的利益争夺点在于项目(Spherpay)的何去何从。SAY已不复存在,脱离了Spherpay这块遮羞布,SPH将成为实打实的空气币。

铅笔道记者发现,SPH所有的对外宣传仍基于Spherpay。石一透露,陈恩永现在直接劫持了公司域名,相当于职务侵占。SPH继续在打着Spherpay的名号骗钱。他正在走法律程序,不允许Spherpay和SPH发生任何关系。他甚至在考虑,是否直接关掉Spherpay这个做了一年的项目。

27.jpg
昨晚,石一再次在朋友圈发出声明,并贴出相关人员的身份信息。铅笔道记者发现,近几日,石一、陈恩永、孙高峰、许力天、司柯等人的身份、住址信息等已在微信里数次流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7

主题

39

帖子

162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62
 楼主| 发表于 2018-3-25 21:43:07 | 显示全部楼层
站在利益暴风眼中上演的闹剧背后,是整个创投圈浮躁情绪的折射。

创业者无心专注业务,做着“干掉孙宇晨”的梦。“我身边十个创业者,6个在发币,都想赶上最后一趟火车,都想泡沫破灭之前,捞一笔再撤退。一般是A轮创业者居多,融资1000多万,B轮不好融。”一位投资人称。

站在币圈对立面的古典投资人们,也抵抗不住巨额财富的刺激。“投资人普遍赚不到多少Carry,看到炒币赚钱都眼红。三点钟VC群,好多知名机构的人投资人都去炒币了,天天讨论K线图。”

28.jpg
社群中,参与SAY私募的大多为创投圈较为知名的创业者,其对吴世春作出如上评价。

即便是知名天使投资人吴世春,在韭菜眼里也成了言行不一的币圈追随者。“吴世春94之前还在喷ICO,现在推得比谁都快,很没底线,很多案子都是空气币。”此言论的真实性目前无法得知,根据公开资料,梅花天使投资了区块链媒体“深链财经”,确实在区块链赛道有布局。

处于熊市的币圈,宛如一座围城。围城外的人跃跃欲试,围城内的想要逃离。孙高峰感叹,以后要彻底退出币圈,“晚上都睡不好觉,做梦都梦到黑社会来砍我”。

石一则表示对ICO保持一份淡定:非法的事情不做,在合法的范围内,觉得有价值的还是会做,会用“合作”的方式开展。

整场闹剧,若真为同一人坐庄,涉及金额超10亿人民币。据业内律师透露,若是非法集资性质,按照刑法,这将属于数额巨大范畴,将被判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五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罚金。

1989年出生,19岁辍学创业的石一;1993年出生,22岁辍学创业的孙高峰;1998年出生的16岁高中辍学创业的王凯歆。他们有些相似的经历与超于常人的激情。想必,初相识时,他们也是彼此眼中互相欣赏的同类。

币圈的浮世绘中攒动着太多生动的面孔,曾经是石一和孙高峰部下的两位80后,84年的许力天,81年的陈恩永;传说中的发币导师超级庄家杜均;一手操办媒体,一手疯狂代投的陈乡长;表面古典私下无底线的投资大佬;混迹各种空气币社区的皮条客;多面派的黑社会… …

太过于聪明的一些人玩一场空手套白狼的赚钱游戏,结局注定是没有赢家,皆为彼此眼中的卑鄙的跳梁小丑。可是,当下一场泡沫吹起的时候,他们还是最活跃最热诚的一群人,身上贴着勇敢无畏的标签杀进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热门推荐

区块链最大的难题和不同解决方案的剖析
区块链最大的难题和不同解
目前区块链平台最大的问题,可以用一个简单的类比来说明: 二十一世纪初,互联网的速
工信部信息中心联合深链财经发布《2018中国区块链产业白...
工信部信息中心联合深链财
工信部信息中心联合深链财经发布《2018中国区块链产业白皮书》:中国区块链企业达456
链报:区块链与商业进化
链报:区块链与商业进化
一、回溯:区块链之前的商业进化 1、商业链条 众所周知,绝大部分的实物商品,都要经
区块链如何才能走入寻常百姓家
区块链如何才能走入寻常百
每种技术都是首先服务那些研究人员和发烧友,然后是商人和企业家,最终才是大众。当这
行情分析:BTC中线见底,7月或走出大周期,突破12000压力线
行情分析:BTC中线见底,7
今天,和大家聊一聊最近比特币的行情,从中线来看,BTC基本见底了,一直空仓的同志们
2018区块链下半场:不是公有链,而是商业区块链
2018区块链下半场:不是公
2017年,公有链是区块链市场投资焦点,各种公有链都涨了不少倍,但在2018年随着各种公
银行区块链应用调查:应用场景低频 效率亟待提高
银行区块链应用调查:应用
区块链如此神秘,又如此诱人。它到底如何作用于我们的生活?本期继续深挖区块链技术的
汇丰银行完成全球首个区块链贸易融资交易
汇丰银行完成全球首个区块
金融服务集团汇丰银行周一表示,该公司已利用区块链技术快速地完成了一项商业贸易融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